首页 > 苏派教育 > 执教感悟 > 正文

儿童的世界,你不懂

作者:杨梅 发布时间:2017-03-01 来源: 江苏教育新闻网-《江苏教育报》

  韩国绘本《等妈妈》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天气很冷,一个鼻子红通通的小男孩独自来到了公交车站。他“噌”地一下爬上站台。很快,来了一辆汽车。小男孩歪着头问司机:“我妈妈在吗?”“我怎么认识你妈妈呀?”司机“滴滴”摁了摁喇叭,把车开走了。没过一会儿,又来了一辆汽车。小男孩又歪着头问司机:“我妈妈在吗?”“我怎么认识你妈妈呀?”司机“滴滴”摁了摁喇叭,又把车开走了。不一会儿,汽车又来了。小男孩再一次歪着头问司机:“我妈妈在吗?”“哎呦,是一个在等妈妈的小朋友啊!”这次,这位司机下了车。“当心被车碰着!快找个地方好好待着,等你妈妈来,好不好?”说完,司机便走了。起风了,可小男孩还在那里等着。汽车一辆接一辆地开过来,小男孩不再问司机了。他只是耸耸红通通的鼻子,继续静静等待……

  这是我给上小班的儿子读的第一个绘本故事,当时我还不知道,绘本的主要阅读内容不在于文字而是图画。读完后,我心里纳闷,这故事多无趣,就把它扔在一边,看看儿子倒是听得很认真。某个周末,在陪儿子吃过晚饭后,我告诉他,妈妈要去学校给哥哥姐姐们批改一会儿作业。他不吭声,低头摆弄着手里的玩具。“宝贝,有没有听到妈妈说的话?答应妈妈呢。”我提高了声音。他依然沉默。我走过去,蹲下身子,捧起他的小脸才发现,两行泪水已挂满脸颊。平时,他见到我总是不停地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今天回不回来吃饭啊?陪不陪我睡觉啊?”或者说:“我的妈妈终于回来啦!”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了绘本《等妈妈》所表达的情感:从跟妈妈分离的那一刻开始,孩子便进入了漫长的等待期。绘本中的小男孩从春等到夏,从秋等到冬,寒风、大雪都阻挡不住孩子的等待。

  成年人懂得控制情感,懂得隐忍,常常把真情隐藏,久而久之在情感上显得迟钝,甚至麻木。我们可能无法理解儿童世界里“等妈妈”的那份焦灼、牵绊与痛苦,更难再拥有这样的情感体验。在我三年级的时候,妈妈过完春节便外出打工了。临别前,她告诉我,等到麦子黄了,她会回来过大忙的。于是,每天放学后,我都要到田里看看。邻居奶奶问我,天天到田里看什么?我说:“我去田里看麦子黄了没有。等麦子黄了,我妈妈就回来了。可这么多天了,麦子还是没有黄。奶奶,麦子还要多久才会黄呢?”其实,这段记忆早就被我遗忘在岁月深处,要不是妈妈常常提起,我根本不会知道。时间将成人与儿童拉出了长长的距离。

  幼儿园布置了一道家庭作业:让家长带着孩子走进大自然,在捡树叶活动中感受秋天的美。周日,我一边开着车带儿子去湿地公园,一边烦躁不安地数落幼儿园的不是——非得用家庭作业绑架忙碌的家长。到了公园,儿子兴奋地走向公园深处,捡起一片又一片形态万千的树叶,枫叶、银杏叶、香樟叶、水杉叶、鹅掌楸叶……我这才发现,慷慨的大自然给予了我们这么多美的享受,我们却视而不见。秋天的树叶比春天的花儿还美,淡黄、枯黄、红色、橘色、绿色,可谓五彩斑斓。是儿童给了我们亲近自然的机会,而我们却表现得那样不解与厌恶。

  安徒生在《光荣的荆棘路》中说,人文的事业就是一片着火的荆棘,智者仁人就在火里走着。王小波却认为,安徒生是把尘世的喧嚣都考虑在内了,其实用不着想那么多,用宁静的童心来看,这条路是这样的:它在两条竹篱笆之中。篱笆上开满了紫色的牵牛花,在每个花蕊上,都落了一只蓝蜻蜓。他二人的描述恰好表达出儿童与成人的差异,而时光不再倒流,成人可以跨越这么巨大的鸿沟来理解儿童的世界吗?

(作者单位: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

责任编辑:李月昭

相关新闻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