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派教育 > 校园达人 > 正文

那个志愿者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17 来源: 江苏教育新闻网

  现在社会上出现了“志愿者”这个职务,我都是很敬佩他们的,这样无私奉献、不求利益的行为的确值得赞扬。时能在马路上或一些公共场所里看到他们,但实在太少了。我还没怎么和他们接触过。

  可就在一个月前,我终于接触到了一个志愿者。

  那段时间学校办运动会,全校都在操场上观看,如果没人管管那可是要闹翻天的。于是学校每天都会叫一个班级选出值日生来管。那天选到我们班,我运动会上什么事都没得干,理所当然被选上了。披上长长一条红绸带,上面写着金色的“学生自主管理”几个大字,手里拿着单子和笔,见到哪个班纪律差或怎么的,就潇洒扣上一分,别提多威风了。可没事干的同学并不多,勉勉强强凑了十二个,一个年级两个,差不多了。可这只能把各个班级管好,要是有个调皮捣蛋的同学跨越警戒线和正在跑步的运动员撞个满怀,可就完了。此时就需要志愿者去管了。

  想当志愿者的,只要去报一下名,就好了,连个标识都没有,所以这职务基本没人愿意干。我也满以为是不会有志愿者的。

  早上,起着大雾。正在履职的我朦朦胧胧看到一个同学在离警戒线不远的地方站着,便朝他大喊:“你哪个班的?不许跨越警戒线!快回你班上去!”

  他诧异地转过身,回答道:“我?我是志愿者。”

  我惊讶极了,居然有人当志愿者?

  我走近他,打量起他来:穿着黑衣服黑裤子,手里拿着一小瓶矿泉水,脸上还颇有些稚气,比我差不多矮半个头,三四年级的样子。

  “行,你去管吧。”我说,“小心点,雾大。”

  于是他又站到那大雾之中了。

  上午十点左右,雾散了不少。我很快又在警戒线旁看见了他,他还是老样子,坐着在喝矿泉水。我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

  “咱谈谈。”我说。

  他转过头:“呵,是你啊。”

  我没多说,直接切入主题:“你为什么想当志愿者?连个标识都没有,值得吗?”

  “需要我,我当然要去当了。没人管,是要乱套的。再说,为学校做些贡献,自然是好的。”他说着,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伤感,“班上同学老排挤我,我来这儿管管也挺好。”

  我一下子愣住了,以至于他站起来了都没感觉到。

  “嘿,别愣神啊!四百米跑要开始了,我该管管了,你回去吧。”他说。

  我连忙站起来,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问我这个干啥?我可不想大名远扬!”他恢复了先前的稚气,笑嘻嘻地说。

  发令枪响了,他连忙说了声“再见”,跑开了。

  我凝视着他的背影,直到我看不见他了。我突然从他身上感到了一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十分珍贵,又像是十分伟大。

  第二天,我已不是值日生了,只能乖乖坐着,自然也没能看到他。之后几天,我一直没能看到他。可他的脸庞时在我脑中闪现,他的话语时在我耳里回响,他身上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

  后来,我终于明白:那就是一种精神,一种珍贵的、伟大的精神,一种无私奉献的、默默无闻的精神。

  作者姓名:黄彦深

  学校班级:江苏省如皋师范学校附属小学五(1)班

 

 

责任编辑:李月昭

相关新闻

那个志愿者
发布时间:2020-02-17   
来       源:江苏教育新闻网  

  现在社会上出现了“志愿者”这个职务,我都是很敬佩他们的,这样无私奉献、不求利益的行为的确值得赞扬。时能在马路上或一些公共场所里看到他们,但实在太少了。我还没怎么和他们接触过。

  可就在一个月前,我终于接触到了一个志愿者。

  那段时间学校办运动会,全校都在操场上观看,如果没人管管那可是要闹翻天的。于是学校每天都会叫一个班级选出值日生来管。那天选到我们班,我运动会上什么事都没得干,理所当然被选上了。披上长长一条红绸带,上面写着金色的“学生自主管理”几个大字,手里拿着单子和笔,见到哪个班纪律差或怎么的,就潇洒扣上一分,别提多威风了。可没事干的同学并不多,勉勉强强凑了十二个,一个年级两个,差不多了。可这只能把各个班级管好,要是有个调皮捣蛋的同学跨越警戒线和正在跑步的运动员撞个满怀,可就完了。此时就需要志愿者去管了。

  想当志愿者的,只要去报一下名,就好了,连个标识都没有,所以这职务基本没人愿意干。我也满以为是不会有志愿者的。

  早上,起着大雾。正在履职的我朦朦胧胧看到一个同学在离警戒线不远的地方站着,便朝他大喊:“你哪个班的?不许跨越警戒线!快回你班上去!”

  他诧异地转过身,回答道:“我?我是志愿者。”

  我惊讶极了,居然有人当志愿者?

  我走近他,打量起他来:穿着黑衣服黑裤子,手里拿着一小瓶矿泉水,脸上还颇有些稚气,比我差不多矮半个头,三四年级的样子。

  “行,你去管吧。”我说,“小心点,雾大。”

  于是他又站到那大雾之中了。

  上午十点左右,雾散了不少。我很快又在警戒线旁看见了他,他还是老样子,坐着在喝矿泉水。我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

  “咱谈谈。”我说。

  他转过头:“呵,是你啊。”

  我没多说,直接切入主题:“你为什么想当志愿者?连个标识都没有,值得吗?”

  “需要我,我当然要去当了。没人管,是要乱套的。再说,为学校做些贡献,自然是好的。”他说着,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伤感,“班上同学老排挤我,我来这儿管管也挺好。”

  我一下子愣住了,以至于他站起来了都没感觉到。

  “嘿,别愣神啊!四百米跑要开始了,我该管管了,你回去吧。”他说。

  我连忙站起来,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问我这个干啥?我可不想大名远扬!”他恢复了先前的稚气,笑嘻嘻地说。

  发令枪响了,他连忙说了声“再见”,跑开了。

  我凝视着他的背影,直到我看不见他了。我突然从他身上感到了一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十分珍贵,又像是十分伟大。

  第二天,我已不是值日生了,只能乖乖坐着,自然也没能看到他。之后几天,我一直没能看到他。可他的脸庞时在我脑中闪现,他的话语时在我耳里回响,他身上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

  后来,我终于明白:那就是一种精神,一种珍贵的、伟大的精神,一种无私奉献的、默默无闻的精神。

  作者姓名:黄彦深

  学校班级:江苏省如皋师范学校附属小学五(1)班

 

 

责任编辑:李月昭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