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派教育 > 执教感悟 > 正文

师生情

作者:王海燕 发布时间:2019-05-30 来源: 《江苏教育报》

  ■淮安市淮阴区开明中学 王海燕

  我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三尺讲台是我耕耘的舞台。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也没有可歌可泣的壮举,只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和回放,用时间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但2007年的秋天,在我的教育生涯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那年我教高三两个班的英语。天有不测风云,那天我正在教室里上课,突然腹痛难忍,豆大的汗珠很快就把我的衣服浸湿了,班长急忙通知其他老师将我送进了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我被确诊为肠梗阻,躺在病床上,我夜不能寐,一连几天茶米未进,仅靠输营养液维持。但大脑却是异常清醒,总是在想,什么时候能出院,孩子们这两天的课有没有人上,我会不会把这届学生给耽误了,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生病……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腹部的疼痛,心里的焦虑,深深地折磨着我。

  一天晚上,我正痛苦地躺在病床上,班长孙谧突然带了几个女生来看我。一进门,孩子们见我鼻孔插着氧气管,脚上打着吊针,整个人瘦了一圈,都哭了。他们手足无措地看着我,担心地只会说:“老师您没事吧?”我想坐起来,想大声地喊出他们的名字,告诉他们我很好,可是我当时的力气只允许我摆摆手,小声地说:“不碍事,不碍事……”见我如此虚弱,孩子们贴心地早早离开。离开时我告诉他们别来了,我马上就可以出院给他们上课了。

  谁知一个星期天下午,好多孩子都涌进了我的病房,课代表吴国庆和其他几个男生一看见我憔悴的模样,就控制不住地哭着跑出病房。细心的女生们有的为我买来盆景点缀病房的单调,有的为我买来书籍打发无聊的时光,有的为我买来发卡装扮憔悴的容颜,他们知道我闲不住,也知道我爱美。

  孩子们把我的家人赶走,利用仅有的半天休息时间轮流排班照顾我,他们有的帮我梳头,有的帮我洗脸,有的帮我泡脚。张敏同学因为早就注意到我的嘴唇因十几天没吃东西而生出厚厚的“锅巴”,竟然从家里带来一杯冷开水,又从护士站要来棉签,耐心地帮我一层一层地擦干净。我记得当时她的手有点抖,动作是那样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我。还有一天中午,一个因和家长闹别扭而从不学习的孩子,竟然把她的父亲一起拉到病房来看我,见我睡着了,就悄悄留下易消化的食品走了。

  就这样,在家人、医生和孩子们的共同照顾下,我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我心急如焚,时常梦见自己站在课堂上给孩子们上课,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了了,不顾医生挽留办理了出院手续。医生嘱咐我出院后一定要多休息,不要劳累。我口头上全都答应,但刚一出院就去学校报到上班。当我站在教室门口时,孩子们不约而同地全都站了起来,他们不可置信地看着我,齐声说了句“老师您辛苦了”。我摆了摆手说:“谢谢,现在上课。”可刚坚持一会,脸上就渗出了汗珠,想板书,臂膀却抬不起来……那节课所有的孩子们都听得特别认真。

  10多年过去了,每逢节假日,孩子们都会给我发短信、打电话,关心我的健康,叮嘱我肚子疼一定要去医院。

  有人说教师是清贫而辛苦、忙碌而劳累的,但我觉得教师这个职业是崇高的、荣耀的。我热爱这份职业,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我愿终生与教育为伴,痴心不改,衷情无悔!

责任编辑:陈路

师生情
发布时间:2019-05-30   
来       源:《江苏教育报》  

  ■淮安市淮阴区开明中学 王海燕

  我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三尺讲台是我耕耘的舞台。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也没有可歌可泣的壮举,只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和回放,用时间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学生。但2007年的秋天,在我的教育生涯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那年我教高三两个班的英语。天有不测风云,那天我正在教室里上课,突然腹痛难忍,豆大的汗珠很快就把我的衣服浸湿了,班长急忙通知其他老师将我送进了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我被确诊为肠梗阻,躺在病床上,我夜不能寐,一连几天茶米未进,仅靠输营养液维持。但大脑却是异常清醒,总是在想,什么时候能出院,孩子们这两天的课有没有人上,我会不会把这届学生给耽误了,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生病……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腹部的疼痛,心里的焦虑,深深地折磨着我。

  一天晚上,我正痛苦地躺在病床上,班长孙谧突然带了几个女生来看我。一进门,孩子们见我鼻孔插着氧气管,脚上打着吊针,整个人瘦了一圈,都哭了。他们手足无措地看着我,担心地只会说:“老师您没事吧?”我想坐起来,想大声地喊出他们的名字,告诉他们我很好,可是我当时的力气只允许我摆摆手,小声地说:“不碍事,不碍事……”见我如此虚弱,孩子们贴心地早早离开。离开时我告诉他们别来了,我马上就可以出院给他们上课了。

  谁知一个星期天下午,好多孩子都涌进了我的病房,课代表吴国庆和其他几个男生一看见我憔悴的模样,就控制不住地哭着跑出病房。细心的女生们有的为我买来盆景点缀病房的单调,有的为我买来书籍打发无聊的时光,有的为我买来发卡装扮憔悴的容颜,他们知道我闲不住,也知道我爱美。

  孩子们把我的家人赶走,利用仅有的半天休息时间轮流排班照顾我,他们有的帮我梳头,有的帮我洗脸,有的帮我泡脚。张敏同学因为早就注意到我的嘴唇因十几天没吃东西而生出厚厚的“锅巴”,竟然从家里带来一杯冷开水,又从护士站要来棉签,耐心地帮我一层一层地擦干净。我记得当时她的手有点抖,动作是那样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我。还有一天中午,一个因和家长闹别扭而从不学习的孩子,竟然把她的父亲一起拉到病房来看我,见我睡着了,就悄悄留下易消化的食品走了。

  就这样,在家人、医生和孩子们的共同照顾下,我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我心急如焚,时常梦见自己站在课堂上给孩子们上课,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了了,不顾医生挽留办理了出院手续。医生嘱咐我出院后一定要多休息,不要劳累。我口头上全都答应,但刚一出院就去学校报到上班。当我站在教室门口时,孩子们不约而同地全都站了起来,他们不可置信地看着我,齐声说了句“老师您辛苦了”。我摆了摆手说:“谢谢,现在上课。”可刚坚持一会,脸上就渗出了汗珠,想板书,臂膀却抬不起来……那节课所有的孩子们都听得特别认真。

  10多年过去了,每逢节假日,孩子们都会给我发短信、打电话,关心我的健康,叮嘱我肚子疼一定要去医院。

  有人说教师是清贫而辛苦、忙碌而劳累的,但我觉得教师这个职业是崇高的、荣耀的。我热爱这份职业,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我愿终生与教育为伴,痴心不改,衷情无悔!

责任编辑:陈路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