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派教育 > 执教感悟 > 正文

小“特步”和大“耐克”

作者:诸士金 发布时间:2020-06-17 来源: 《江苏教育报》

  ■南京市六合区横梁初级中学 诸士金

  工作这么些年来,一直觉得和学生们的关系还算不错,虽不至于与他们勾肩搭背地称朋道友,但也能够“小诸”“老诸”地叫来叫去。学生中有一些孩子很是活泼,用农村里的一句俗语说,就叫作“给点颜色,他就可以开染坊了”。我一直觉得这句话蛮好的,说明孩子的想象空间比我们的大。我们给点“颜色”,这些“颜色”有可能只是一些小话题、小启发,他们就能“开染坊”,多厉害啊!

  这一部分学生课余时间会主动找老师聊天,问东问西,比如:“老师,为什么会有有理数和无理数?外国人也这样说吗?”“老师,数轴的正方向一定是往右的吗?为什么不能往左?”类似这样的问题有时候还是很让人头大的。小月就是其中一个。她有“开染坊”的潜力,甚至有时候还会给我提建议。她的一次建议,让我至今难忘。

  这件事情源于我批改作业时一个无意识的举动。当时,我发现一名学生犯了一个基础性的错误,而这个错误如何避免,我在课堂上已经强调了很多次,所以看到这个错误时,就有点莫名的小火上来了。作为数学老师的我,往往并不是很理性地处理事务,很多时候还是很感性的,所以,我顺手在那道题旁边画了一个大叉,写了一个“请”字,再一看名字,是小月。好吧,正好和她聊聊听课效率问题。学生们都知道我的这个习惯,看到“请”字,意思就是我们之间要有一次“约会”了,只不过,得带好笔和草稿纸。

  下午,一直等到放学,都没见大叉的主人过来,我就自己去教室看看小月在干吗。教室里,还有几个值日生在做值日。我刚准备说话,小月抬起头看见了我,立即蹿了起来:“老师,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是我课堂上话多,影响你上课了,还是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噼里啪啦地一顿数落,把我整愣住了。“怎么回事?”我板着脸,“我对你课堂上的表现没有意见。你们思维活跃,我不是鼓励的吗?”“没有意见?那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怎样对待你了啊?”“你自己看!”她把作业本朝我面前一摊,“你打的叉为什么这么大?”嗯?大吗?打的时候,我真没在意,这会儿低头一看,感觉确实大,16开的作业本占了一半。也许是当时太生气了,也许我手画得太随意了,也许我——我在为自己想着理由。“老师,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没有意见为什么打这么大的叉啊?呜呜——”小月见我不语,边说边哭了起来,几个值日生围过来相劝。我一时语塞。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么一个随意的大叉会给她造成这样的影响。“老师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可能是我当时认为你这道题不应该出错,太生气了。”我解释道。“老师,我错了,你可以写‘请’字,我去订正。但是,这么大的叉让我很难过。同学们都看过了。”哦,看来大叉给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我心里一阵不安。我回想起之前批改作业时,也有过类似的行为,那些孩子看了,都是怎么想的呢?小月是一个给“颜色”就能“开染坊”的活泼女孩,那些内向的孩子又会怎样呢?我问旁边的学生,一个内向的男生头低着点了两下。我想起来,几天前确实也在他的本子上打过类似的大叉。“你是怎么想的?”他紧张地看看我,看看已经止住哭的小月:“老师,我……我回家哭过了。还有……还有就是,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们,因为我们平时课堂上不怎么发言。”天哪!我自认为没有将孩子们分成三六九等去对待啊!大叉原来给他们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啊!我只觉得头发蒙。后来,我是怎么向小月和他们几个解释的,又是怎么回到家中的,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但第二天,我在班上为这件事道歉,却至今记得。我和孩子们开玩笑:“我会用小‘特步’和大‘耐克’来批改作业。”

  这以后的教学中,也许“叉的大小”并没有标准,但努力地去关注诸如此类的细节,一直是我的追求。我知道,细节可以传递感情,细节可以诠释关爱。我在工作记录本的扉页上写了这么一段话:“拙而不弃,春风化雨;和而不同,润物无声!”以此自勉。

责任编辑:陈路

小“特步”和大“耐克”
发布时间:2020-06-17   
来       源:《江苏教育报》  

  ■南京市六合区横梁初级中学 诸士金

  工作这么些年来,一直觉得和学生们的关系还算不错,虽不至于与他们勾肩搭背地称朋道友,但也能够“小诸”“老诸”地叫来叫去。学生中有一些孩子很是活泼,用农村里的一句俗语说,就叫作“给点颜色,他就可以开染坊了”。我一直觉得这句话蛮好的,说明孩子的想象空间比我们的大。我们给点“颜色”,这些“颜色”有可能只是一些小话题、小启发,他们就能“开染坊”,多厉害啊!

  这一部分学生课余时间会主动找老师聊天,问东问西,比如:“老师,为什么会有有理数和无理数?外国人也这样说吗?”“老师,数轴的正方向一定是往右的吗?为什么不能往左?”类似这样的问题有时候还是很让人头大的。小月就是其中一个。她有“开染坊”的潜力,甚至有时候还会给我提建议。她的一次建议,让我至今难忘。

  这件事情源于我批改作业时一个无意识的举动。当时,我发现一名学生犯了一个基础性的错误,而这个错误如何避免,我在课堂上已经强调了很多次,所以看到这个错误时,就有点莫名的小火上来了。作为数学老师的我,往往并不是很理性地处理事务,很多时候还是很感性的,所以,我顺手在那道题旁边画了一个大叉,写了一个“请”字,再一看名字,是小月。好吧,正好和她聊聊听课效率问题。学生们都知道我的这个习惯,看到“请”字,意思就是我们之间要有一次“约会”了,只不过,得带好笔和草稿纸。

  下午,一直等到放学,都没见大叉的主人过来,我就自己去教室看看小月在干吗。教室里,还有几个值日生在做值日。我刚准备说话,小月抬起头看见了我,立即蹿了起来:“老师,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是我课堂上话多,影响你上课了,还是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噼里啪啦地一顿数落,把我整愣住了。“怎么回事?”我板着脸,“我对你课堂上的表现没有意见。你们思维活跃,我不是鼓励的吗?”“没有意见?那你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怎样对待你了啊?”“你自己看!”她把作业本朝我面前一摊,“你打的叉为什么这么大?”嗯?大吗?打的时候,我真没在意,这会儿低头一看,感觉确实大,16开的作业本占了一半。也许是当时太生气了,也许我手画得太随意了,也许我——我在为自己想着理由。“老师,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没有意见为什么打这么大的叉啊?呜呜——”小月见我不语,边说边哭了起来,几个值日生围过来相劝。我一时语塞。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么一个随意的大叉会给她造成这样的影响。“老师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可能是我当时认为你这道题不应该出错,太生气了。”我解释道。“老师,我错了,你可以写‘请’字,我去订正。但是,这么大的叉让我很难过。同学们都看过了。”哦,看来大叉给她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我心里一阵不安。我回想起之前批改作业时,也有过类似的行为,那些孩子看了,都是怎么想的呢?小月是一个给“颜色”就能“开染坊”的活泼女孩,那些内向的孩子又会怎样呢?我问旁边的学生,一个内向的男生头低着点了两下。我想起来,几天前确实也在他的本子上打过类似的大叉。“你是怎么想的?”他紧张地看看我,看看已经止住哭的小月:“老师,我……我回家哭过了。还有……还有就是,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们,因为我们平时课堂上不怎么发言。”天哪!我自认为没有将孩子们分成三六九等去对待啊!大叉原来给他们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啊!我只觉得头发蒙。后来,我是怎么向小月和他们几个解释的,又是怎么回到家中的,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但第二天,我在班上为这件事道歉,却至今记得。我和孩子们开玩笑:“我会用小‘特步’和大‘耐克’来批改作业。”

  这以后的教学中,也许“叉的大小”并没有标准,但努力地去关注诸如此类的细节,一直是我的追求。我知道,细节可以传递感情,细节可以诠释关爱。我在工作记录本的扉页上写了这么一段话:“拙而不弃,春风化雨;和而不同,润物无声!”以此自勉。

责任编辑:陈路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