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视点 > 正文

面临疫后需求收缩,在线教育何去何从?

作者:洪叶 丁茜茜 田墨池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源: 交汇点

  交汇点讯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消息,截至17日,全球已有逾8.5亿儿童和青少年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停课,人数约为全球总学生数的一半。为了应对日益增加的远程在线学习需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网发布了一份远程教育解决方案,共60种方案入选,包括中国的爱课程、钉钉、飞书、蓝墨云班课和Zoom。

  近1个多月以来,全国2亿多学生加入“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大型在线教育社会实践。那么,这段时间的实践是否培养了使用习惯?在疫情过后在线教育还能走多远?

  全日制教师快速变身“主播”

  “叮……叮……”这段被上班族所熟悉的提示音,在疫情期间成为许多学校中小学生和老师的上课铃声。每当提示音响起,学生们坐在电脑面前,打开软件进入直播间,任课老师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屏幕右上角。屏幕另一端的老师调试好设备,对着镜头来一句“同学们,开播啦”。

  “大部分老师和我一样从来没有使用过钉钉,对我们来说线上教学还很新鲜。” 疫情期间,仪征市南师大二附中物理老师丁成喜加入“主播”行列,他说,从线下到线上,最大改变是语言更加精练,在分析问题时所举的例子要更加典型。但对理科来说,学生亲自动手做实验与看视频的效果完全不一样,隔空喊话与面对面交流区别很大。

  这段时间,南京师范大学儿童发展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飞需要完成大学在线教学工作和《防控疫情家庭教育》课程的录播。为了录制效果更好,常会选择深夜或者清晨等噪音小的时刻,几分钟的视频,从文字提纲到录制完成要三小时左右。“相对于录播,直播课因为时间相对宽裕,根据备课内容可以从容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殷飞说,因为没有群体的压力,学生有充分的时间去思考,通过文字留言或者语音提问交流,但线上课程对学生的自控能力要求较高。

  从无到有、从生疏到熟练,是千千万万在校老师的在家上课经历。尽管在线教育并非新鲜事物,但以往主要由课外培训学校在推动,这一次全日制学校的加入加速了整个行业的发展,培养了众多教师的使用习惯。钉钉CEO陈航认为,2020年是在线教育的元年,随着5G技术的发展,在线教育将迎来爆发,对促进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会产生巨大作用。据投中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2月教育培训创投交易活跃,融资总规模不降反升,融资总规模同比增长275%,成为资本追逐的热点。

  疫后在线教育需求将收缩

  随着不少省份开学时间陆续确定,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疫情结束后,在线教育的需求可能会面临急速萎缩,大浪淘沙之下,能留下的企业必然要抓紧培养“核心竞争力”。

  记者注意到,目前中国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远程教育解决方案”的5款产品中,钉钉、飞书和Zoom三款均为支持实时视频通信的协作平台。其中,钉钉在疫情暴发后,意识到在线教学的需求,迅速升级了在线课堂直播功能,支持直播、录播混合式创新教学模式。为应对在线办公和在线上课的双重流量高峰,连续在阿里云扩容10万多台云服务器,稳定支持了上千万用户的上课需求。与此同时,飞书极速上线了健康报备、线上语音等功能,支持在线录制,自动生成回放,方便事后回顾。“直播平台拼的是技术——谁的速度越快,谁的系统越稳,谁就能拿下更多的客户和信任。”一位直播平台负责人说。

  除去依靠“技术为王”的实时视频通信协作平台,其余平台是否还有机会?南京成长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宋辉认为,随着巨头、新贵、国家队等以各种方式纷纷入局在线教育,就体量、数量和投入程度而言,此次必定会产生能够脱颖而出,并最终成长为教育产业的核心平台,目前教育产业被割裂在出版、动漫、教具等多个行业中。

  “目前的在线教育平台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核心平台。”宋辉说,核心平台需要连接的不只是“教”与“学”、“内容”与“学习者”,还要连接出版、教具、视频、学校等;同时赋能电子阅读、在线播放、在线考试、AR、人工智能等,这需要行业结构发生改变,否则仍是上演着“设计—开发—关闭”的死循环。

  “双线”融合需长期探索

  疫情在国内带来的在线教育风暴已近尾声。即便钉钉在线课堂的学生规模已超过1亿,但陈航也承认,线下教育依然会是主流,“在线课堂一定是线下教育的补充,线上和线下教育将会长期并存。”

  线上线下教育如何融合成为新难题。“在线教育不是简单地把线下课堂搬到线上,而是利用在线平台的测试等功能,即时收集学生学习信息,掌握每个学生个性化的学习进度,避免教学的经验性和布置作业时的笼统与粗放。”殷飞认为,未来教师要以开放的心态面对在线教学,以学生的学习成长为中心,创造出更多线上线下混合教学的典型案例,推进教育教学改革深化。

  “不论技术如何先进,线上是不可能完全取代线下教学的。以后的教育应该是线下与线上相结合,在线教育尤其要侧重对学生有针对性的个别辅导。”丁成喜说。

  “全日制学校里,在线教学如何与线下教学相结合,是个难度极高的产品问题,至少需要一届学生,三年时间,六个学期,九个学科,三十所样本学校,一次中高考,才能给出可信的产品方案。”翼鸥教育创始人宋军波认为,教育产品不同于普通的互联网产品,需要尊重教育的本质。

  此外,实现线上线下教学融合最基本前提是基础设施到位,否则技术将加剧信息获取的鸿沟,而非助力教育公平、推进教育进步。3月17日,镇江市教育局向因家庭贫困等原因而导致上学条件不完善的139名贫困学生赠送平板电脑及一年的宽带服务,另为31名学生家庭赠送一年宽带服务。在线教育要想“打通最后一公里”,仍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交汇点记者 洪叶 丁茜茜 田墨池

责任编辑:陈路

面临疫后需求收缩,在线教育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0-03-25   
来       源:交汇点  

  交汇点讯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消息,截至17日,全球已有逾8.5亿儿童和青少年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停课,人数约为全球总学生数的一半。为了应对日益增加的远程在线学习需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网发布了一份远程教育解决方案,共60种方案入选,包括中国的爱课程、钉钉、飞书、蓝墨云班课和Zoom。

  近1个多月以来,全国2亿多学生加入“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大型在线教育社会实践。那么,这段时间的实践是否培养了使用习惯?在疫情过后在线教育还能走多远?

  全日制教师快速变身“主播”

  “叮……叮……”这段被上班族所熟悉的提示音,在疫情期间成为许多学校中小学生和老师的上课铃声。每当提示音响起,学生们坐在电脑面前,打开软件进入直播间,任课老师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屏幕右上角。屏幕另一端的老师调试好设备,对着镜头来一句“同学们,开播啦”。

  “大部分老师和我一样从来没有使用过钉钉,对我们来说线上教学还很新鲜。” 疫情期间,仪征市南师大二附中物理老师丁成喜加入“主播”行列,他说,从线下到线上,最大改变是语言更加精练,在分析问题时所举的例子要更加典型。但对理科来说,学生亲自动手做实验与看视频的效果完全不一样,隔空喊话与面对面交流区别很大。

  这段时间,南京师范大学儿童发展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飞需要完成大学在线教学工作和《防控疫情家庭教育》课程的录播。为了录制效果更好,常会选择深夜或者清晨等噪音小的时刻,几分钟的视频,从文字提纲到录制完成要三小时左右。“相对于录播,直播课因为时间相对宽裕,根据备课内容可以从容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殷飞说,因为没有群体的压力,学生有充分的时间去思考,通过文字留言或者语音提问交流,但线上课程对学生的自控能力要求较高。

  从无到有、从生疏到熟练,是千千万万在校老师的在家上课经历。尽管在线教育并非新鲜事物,但以往主要由课外培训学校在推动,这一次全日制学校的加入加速了整个行业的发展,培养了众多教师的使用习惯。钉钉CEO陈航认为,2020年是在线教育的元年,随着5G技术的发展,在线教育将迎来爆发,对促进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会产生巨大作用。据投中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2月教育培训创投交易活跃,融资总规模不降反升,融资总规模同比增长275%,成为资本追逐的热点。

  疫后在线教育需求将收缩

  随着不少省份开学时间陆续确定,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疫情结束后,在线教育的需求可能会面临急速萎缩,大浪淘沙之下,能留下的企业必然要抓紧培养“核心竞争力”。

  记者注意到,目前中国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远程教育解决方案”的5款产品中,钉钉、飞书和Zoom三款均为支持实时视频通信的协作平台。其中,钉钉在疫情暴发后,意识到在线教学的需求,迅速升级了在线课堂直播功能,支持直播、录播混合式创新教学模式。为应对在线办公和在线上课的双重流量高峰,连续在阿里云扩容10万多台云服务器,稳定支持了上千万用户的上课需求。与此同时,飞书极速上线了健康报备、线上语音等功能,支持在线录制,自动生成回放,方便事后回顾。“直播平台拼的是技术——谁的速度越快,谁的系统越稳,谁就能拿下更多的客户和信任。”一位直播平台负责人说。

  除去依靠“技术为王”的实时视频通信协作平台,其余平台是否还有机会?南京成长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宋辉认为,随着巨头、新贵、国家队等以各种方式纷纷入局在线教育,就体量、数量和投入程度而言,此次必定会产生能够脱颖而出,并最终成长为教育产业的核心平台,目前教育产业被割裂在出版、动漫、教具等多个行业中。

  “目前的在线教育平台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核心平台。”宋辉说,核心平台需要连接的不只是“教”与“学”、“内容”与“学习者”,还要连接出版、教具、视频、学校等;同时赋能电子阅读、在线播放、在线考试、AR、人工智能等,这需要行业结构发生改变,否则仍是上演着“设计—开发—关闭”的死循环。

  “双线”融合需长期探索

  疫情在国内带来的在线教育风暴已近尾声。即便钉钉在线课堂的学生规模已超过1亿,但陈航也承认,线下教育依然会是主流,“在线课堂一定是线下教育的补充,线上和线下教育将会长期并存。”

  线上线下教育如何融合成为新难题。“在线教育不是简单地把线下课堂搬到线上,而是利用在线平台的测试等功能,即时收集学生学习信息,掌握每个学生个性化的学习进度,避免教学的经验性和布置作业时的笼统与粗放。”殷飞认为,未来教师要以开放的心态面对在线教学,以学生的学习成长为中心,创造出更多线上线下混合教学的典型案例,推进教育教学改革深化。

  “不论技术如何先进,线上是不可能完全取代线下教学的。以后的教育应该是线下与线上相结合,在线教育尤其要侧重对学生有针对性的个别辅导。”丁成喜说。

  “全日制学校里,在线教学如何与线下教学相结合,是个难度极高的产品问题,至少需要一届学生,三年时间,六个学期,九个学科,三十所样本学校,一次中高考,才能给出可信的产品方案。”翼鸥教育创始人宋军波认为,教育产品不同于普通的互联网产品,需要尊重教育的本质。

  此外,实现线上线下教学融合最基本前提是基础设施到位,否则技术将加剧信息获取的鸿沟,而非助力教育公平、推进教育进步。3月17日,镇江市教育局向因家庭贫困等原因而导致上学条件不完善的139名贫困学生赠送平板电脑及一年的宽带服务,另为31名学生家庭赠送一年宽带服务。在线教育要想“打通最后一公里”,仍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交汇点记者 洪叶 丁茜茜 田墨池

责任编辑:陈路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