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视点 > 正文

毕业季,“与我一起学习”直播正流行

作者:王睿 朱婧雯 发布时间:2020-05-11 来源: 中国江苏网

  6位来自不同专业的剑桥大学博士告诉你“博士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以专业第一的成绩成功保研北大的up主(上传视频音频文件的人)告诉你如何高效率地学习……毕业季,学习类直播的风潮正席卷社交平台。此类视频的流行填补了网友的求知欲需求,也满足了博主和观众双方自我督促的需要。

  学霸直播,告诉你“崩溃时如何调整心态”

  Study account(学习记录)和Study with me(和我一起学习)正成为最吸引年轻人的学习打卡形式之一。在微博,超级话题#study account#常年占据着教育榜第一位,目前该超话共拥有107万粉丝,84.6万条帖子,阅读量达63.7亿。同样的内容在小红书、抖音等平台也很受追捧。其中,B站学习频道有645.4万个视频,订阅数达137万,播放量共计414.2亿。

  最近,小红书上的博主“小巧小马”集齐了来自6个不同专业的剑桥大学博士进行了一场“茶话会”,通过解答一些问题,比如“博士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学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和课程怎么办?”等等,来与网友聊聊学习和人生。在“崩溃时如何调整心态”的话题下,“霸霸”们说到了自己曾经因为成绩、前途、专业选择带来的焦虑和迷茫,也给出了不同的解决方案,他们有的是通过转移注意力来消解负面情绪,有的则是坚定了目标和信念才撑了过来。看了他们的经历会发现其实每个人都会经历困难时期,没有必要把自己困在当下的情绪漩涡中。因为选择的问题都很接地气,网友们的评论中不乏感叹“很有意义”、“感觉很有帮助,希望多开发这种类型”的留言,大家也都很愿意在评论区交流分享自己在学习中遇到的一些困惑和自己取得的阶段性成就。

  另外,临近毕业季,一些学习博主也有意识地将视频内容聚焦在毕业答辩和找工作上面,例如北大在读的博士生“梅桢小姐姐”就针对毕业论文答辩分享了一些小技巧,其中她反复强调了首先要给论文做一份概括性介绍,不要照着摘要念,这样会引起老师的反感。其他还包括提前理好逻辑框架,可以和老师汇报近况适当增加好感、转移注意力等等经验也都非常实用。

  输出倒逼输入,学霸直播后也收获良多

  除去公开课,学习类视频大致分为三大类型:学习生活的vlog(全称Video Blog或者Video weblog,视频博客)、长时间的写作业和学习直播、学习技巧的分享,上传视频的博主大部分是在校生或从事教育行业的人。

  拿B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study with me”直播为例,进入直播间后,首先看到的是巨大的学习Flag以及时间安排,有一些up主也会贴出一些震慑性的标语,如“关机保平安”、“还不去学习”、“你摸手机时,别人正在学习”等等,而本应作为核心的主播却鲜少露面,画面之中通常只有一方书桌,桌面洁净且铺上了清爽的桌布;摄像机位于书桌的一角,或悬空俯拍,焦点大多在桌上的复习材料上;时钟或电子计时器也是必不可少的,往往位于画面的显眼处。从网友发送的弹幕来看,他们进入直播间大都希望在观看学习直播时有一个“标杆”,这样也会有被人陪伴和督促的感觉。

  针对此类越来越多学霸开始在网上分享学习经历的现状,记者采访到了B站的一个学习up主“田浅浅”,她现在就读于人大语言学四年级,已经以专业第一的成绩成功保研北大。在谈到做学习视频的初衷时,她说动力来源于“分享欲”,“第一个视频其实是‘你对iPhone拍照的力量一无所知’,属于科技区的摄影教程。后来因为我自身擅长学习方法,并且意识到大多数老师和学校对于学习方法的教导其实没那么多,所以逐渐成为了学习up主,希望能帮到更多的学生‘学会学习’。”

  相较于其他同类型的up主,田浅浅坦言自己很少出vlog和study with me的视频,因为她注重的不是“过分努力”,而是“聪明地偷懒”,所以也希望看自己视频的同学能学到高效学习的方法,让学习变得轻松、简单。

  回忆近两年的学习up主经历,田浅浅提到自己在做视频的过程中也会收获很多,“我在制作过程中会查阅资料,进一步完善学习方法论体系,输出倒逼输入。在发布后也会去看观众的反馈,对选题进行下一步的构思。”另外,她也提到了经济收益,视频自媒体已经成为她能经济独立的原因之一,也正因为此,她决定将教育作为事业来投入发展。

  学习类视频,以社交特性吸引受众

  据统计,“考前突击”类课程一般最容易“结业”,因为当即学习,立马生效;但是那些理论性较强且集数比较多的课程就不是这样了。例如北大的公开课《变态心理学》,末集与首集弹幕比为1.3625%,到了最后一集,一个多小时的课程,弹幕也仅有100多条。大多数视频的评论区里“放进收藏夹吃灰”、“进来一分钟就拜拜”的话语也屡见不鲜。也就是说,多数人通常是坚持不到最后的。

  但另一方面,学习类直播的真实数据背后恰恰反映了当下年轻人不再受制于以往的单向输出式的填鸭教学,而是更容易被社交型学习所吸引的特性。学习类的视频,up主们用丰富多彩的方式把他们认为有意义有实用价值的内容分享出来,在满足观众的求知欲和一定程度上的新鲜感的同时,也影响了不少人的价值观。就像微博名为@法外狂徒张三君的罗翔,这位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在网上火出了圈,蓝色的背景前,永远穿着那件西装、戴那副眼镜的罗翔教授,凭借对刑法法条的生动解释走红。在他的微博账户上,除了对相关法律条文的解释外,罗翔还发布了很多演讲视频截图,像是“学会和自己和解”“不要轻易弃牌”“你为什么要读书”等等,评论里都是同学的赞同和感动,这也许正是此类视频的意义之所在。

责任编辑:陈路

毕业季,“与我一起学习”直播正流行
发布时间:2020-05-11   
来       源:中国江苏网  

  6位来自不同专业的剑桥大学博士告诉你“博士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以专业第一的成绩成功保研北大的up主(上传视频音频文件的人)告诉你如何高效率地学习……毕业季,学习类直播的风潮正席卷社交平台。此类视频的流行填补了网友的求知欲需求,也满足了博主和观众双方自我督促的需要。

  学霸直播,告诉你“崩溃时如何调整心态”

  Study account(学习记录)和Study with me(和我一起学习)正成为最吸引年轻人的学习打卡形式之一。在微博,超级话题#study account#常年占据着教育榜第一位,目前该超话共拥有107万粉丝,84.6万条帖子,阅读量达63.7亿。同样的内容在小红书、抖音等平台也很受追捧。其中,B站学习频道有645.4万个视频,订阅数达137万,播放量共计414.2亿。

  最近,小红书上的博主“小巧小马”集齐了来自6个不同专业的剑桥大学博士进行了一场“茶话会”,通过解答一些问题,比如“博士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学了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和课程怎么办?”等等,来与网友聊聊学习和人生。在“崩溃时如何调整心态”的话题下,“霸霸”们说到了自己曾经因为成绩、前途、专业选择带来的焦虑和迷茫,也给出了不同的解决方案,他们有的是通过转移注意力来消解负面情绪,有的则是坚定了目标和信念才撑了过来。看了他们的经历会发现其实每个人都会经历困难时期,没有必要把自己困在当下的情绪漩涡中。因为选择的问题都很接地气,网友们的评论中不乏感叹“很有意义”、“感觉很有帮助,希望多开发这种类型”的留言,大家也都很愿意在评论区交流分享自己在学习中遇到的一些困惑和自己取得的阶段性成就。

  另外,临近毕业季,一些学习博主也有意识地将视频内容聚焦在毕业答辩和找工作上面,例如北大在读的博士生“梅桢小姐姐”就针对毕业论文答辩分享了一些小技巧,其中她反复强调了首先要给论文做一份概括性介绍,不要照着摘要念,这样会引起老师的反感。其他还包括提前理好逻辑框架,可以和老师汇报近况适当增加好感、转移注意力等等经验也都非常实用。

  输出倒逼输入,学霸直播后也收获良多

  除去公开课,学习类视频大致分为三大类型:学习生活的vlog(全称Video Blog或者Video weblog,视频博客)、长时间的写作业和学习直播、学习技巧的分享,上传视频的博主大部分是在校生或从事教育行业的人。

  拿B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study with me”直播为例,进入直播间后,首先看到的是巨大的学习Flag以及时间安排,有一些up主也会贴出一些震慑性的标语,如“关机保平安”、“还不去学习”、“你摸手机时,别人正在学习”等等,而本应作为核心的主播却鲜少露面,画面之中通常只有一方书桌,桌面洁净且铺上了清爽的桌布;摄像机位于书桌的一角,或悬空俯拍,焦点大多在桌上的复习材料上;时钟或电子计时器也是必不可少的,往往位于画面的显眼处。从网友发送的弹幕来看,他们进入直播间大都希望在观看学习直播时有一个“标杆”,这样也会有被人陪伴和督促的感觉。

  针对此类越来越多学霸开始在网上分享学习经历的现状,记者采访到了B站的一个学习up主“田浅浅”,她现在就读于人大语言学四年级,已经以专业第一的成绩成功保研北大。在谈到做学习视频的初衷时,她说动力来源于“分享欲”,“第一个视频其实是‘你对iPhone拍照的力量一无所知’,属于科技区的摄影教程。后来因为我自身擅长学习方法,并且意识到大多数老师和学校对于学习方法的教导其实没那么多,所以逐渐成为了学习up主,希望能帮到更多的学生‘学会学习’。”

  相较于其他同类型的up主,田浅浅坦言自己很少出vlog和study with me的视频,因为她注重的不是“过分努力”,而是“聪明地偷懒”,所以也希望看自己视频的同学能学到高效学习的方法,让学习变得轻松、简单。

  回忆近两年的学习up主经历,田浅浅提到自己在做视频的过程中也会收获很多,“我在制作过程中会查阅资料,进一步完善学习方法论体系,输出倒逼输入。在发布后也会去看观众的反馈,对选题进行下一步的构思。”另外,她也提到了经济收益,视频自媒体已经成为她能经济独立的原因之一,也正因为此,她决定将教育作为事业来投入发展。

  学习类视频,以社交特性吸引受众

  据统计,“考前突击”类课程一般最容易“结业”,因为当即学习,立马生效;但是那些理论性较强且集数比较多的课程就不是这样了。例如北大的公开课《变态心理学》,末集与首集弹幕比为1.3625%,到了最后一集,一个多小时的课程,弹幕也仅有100多条。大多数视频的评论区里“放进收藏夹吃灰”、“进来一分钟就拜拜”的话语也屡见不鲜。也就是说,多数人通常是坚持不到最后的。

  但另一方面,学习类直播的真实数据背后恰恰反映了当下年轻人不再受制于以往的单向输出式的填鸭教学,而是更容易被社交型学习所吸引的特性。学习类的视频,up主们用丰富多彩的方式把他们认为有意义有实用价值的内容分享出来,在满足观众的求知欲和一定程度上的新鲜感的同时,也影响了不少人的价值观。就像微博名为@法外狂徒张三君的罗翔,这位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在网上火出了圈,蓝色的背景前,永远穿着那件西装、戴那副眼镜的罗翔教授,凭借对刑法法条的生动解释走红。在他的微博账户上,除了对相关法律条文的解释外,罗翔还发布了很多演讲视频截图,像是“学会和自己和解”“不要轻易弃牌”“你为什么要读书”等等,评论里都是同学的赞同和感动,这也许正是此类视频的意义之所在。

责任编辑:陈路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