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省外 > 正文

云南偏远农村:幼儿园拖住小学的“腿”

作者:张文凌 发布时间:2018-01-29 来源: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我们在对全省建档立卡贫困户义务教育适龄子女辍学情况及辍学原因进行调研、统计后发现,因为听不懂普通话使学习跟不上,导致厌学而辍学的学生占61.7%。”在政协云南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民进云南省委的一份集体提案,引起了不少政协委员的共鸣。

  “由于学前教育的缺失,入学前汉语水平较低或基本不会汉语,使这些孩子入学后很难跟上学习进度。”一位来自基层的云南省政协委员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农村幼儿学前教育“入园难、无园入”,也是民族地区教育发展的短板,是近年来地方“两会”上代表委员关注的焦点,也是老百姓的痛点。

  “3~6岁是人体格发育、语言发展、习惯养成和潜能开发的关键期。这一时期的教育是儿童进入基础教育体系的基础。”一位政协委员说。

有的村多年没有幼儿园

  大学毕业后,尹月娥(化名)回到家乡云南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在村里用自家的院子开办了一所幼儿园。她贷款买了黑板、蹦蹦床、滑梯和一些玩具,四处找来一些高高低低的桌椅,放在几间改为教室的平房里,自己动手在墙壁上装饰了图画、英文字母等。还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做校车,由丈夫每天早晚负责接送孩子。

  幼儿园的两名老师只有高中学历,也没有幼儿教师资格证。而负责做饭、洗衣等日常生活的是一位60多岁的农妇。因经费困难,幼儿园硬件设施严重不足,幼儿的活动范围也十分有限。

  虽然条件简陋,但因周围几十公里的村寨没有幼儿园。这个位于集市上的幼儿园,交通方便,附近邻村不少家庭都把两岁至6岁的孩子送到这里,幼儿园每年能招收五六十名孩子,分为两个班。

  对此,民进云南省委一位专家表示担忧:“‘空白’是目前学前教育布点建设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他说:“尽管学前教育实施了3年行动计划,但由于前期欠账较多,民族贫困地区学前教育资源依然严重不足,入园率较低,入园难问题突出。”

  据民进云南省委的调研显示,云南边境县大多处于山区、半山区,居住分散,村级学前校点建设投入较少,政府新增投入的规划布点与边境民族地区的分布和居住脱离,使得县城、乡镇所在地孩子入园率相对较高,而偏僻的乡村学前教育布点缺乏;25个边境县2052个行政村中,有690个行政村没有幼儿园。另外,还存在1173个小学附设学前班的情况。

  规划布点的不合理,致使边境民族地区学前教育普及率不高。民进云南省委的提案直言不讳地指出:“云南省的学前3年毛入园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9.13个百分点,而全省入园率低的又集中在25个边境县,仅为61.71%,低于全省6.56个百分点。”

村镇幼儿园,名为幼儿园实为学前班

  蒋叶海(化名)和妻子都是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富宁县人,曾经是代课教师,因没考取公办教师,夫妇两人在村里办了一个“家庭式”幼儿园,靠较低的收费维持。幼儿园没有太多的教具和玩具,他们只招5~7岁的孩子,两人身兼数职,既当保育员也当老师,教孩子们简单的拼音和算术。

  蒋叶海说,由于交通不便、生源少、生源贫困、收费困难,使得乡镇开办私立幼儿园的少,村里的就更是凤毛麟角了。他们夫妇曾当过老师,村民都觉得他们的幼儿园“正规”,从没有人对他们的学前班提出过异议。

  民进云南省委的专家在调研中看到,目前,虽然大多数乡镇建立幼儿学前教育点,但由于师资、资金等方面的原因,大多没有独立办园,而是通过小学辐射学前班,利用小学资源临时调配教师来解决部分孩子的学前教育问题。这些学前班教学期普遍不足一年,不少地区仅在每年的3~6月开5~6岁幼儿学前班。25个边境县中,就有1173个小学附设学前班。

  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院长李志农教授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的调研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

  2014年以来,迪庆州新建和改扩建了乡镇中心幼儿园11所,但因没有幼儿园教师编制等原因,使得乡镇幼儿园,名为幼儿园,实为学前班。

  “由于幼儿教师是由小学教师或小学其他人员临时兼职,没有专门的保育员和医务人员,使得针对幼儿的课程设置十分不合理。”李志农说。

  民进云南省委的提案中也指出,边境民族地区的幼儿园都不同程度存在幼儿教学“小学化”现象,尤其以民办幼儿园和小学学前班更为突出。有的甚至小班就给孩子留作业,幼儿园内做不完,回家还要做。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与资金短缺有关。对大多数村镇学前教育来说,资金短缺是他们面临的共同问题,费用全靠自筹或挂钩扶贫单位捐助。

  在迪庆德钦县的羊拉村和甲功村,李志农看到,村里的学前教育班的相关费用和聘请的生活老师、炊事员的工资,每月全靠乡政府东挪西凑来支付。幼儿需要的学习和游戏设施几乎没有;幼儿睡的高低床太高,学校将床腿锯为两段后,对年幼的孩子来说仍然显高。

  民进云南省委的提案也直言不讳地指出:“政府财政投入不足。”

  提案写道:“在25个边境县市的21个贫困县中,地方政府基本上没有财力投入学前教育,有些年份甚至是零投入。政府每年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在园幼儿给予资助,资助面约占全省公办幼儿园在园幼儿总数的10%,每年每生300元。但相比政府对贫困人口的补助,这项资助的比例较小。”

乡镇学前教育师资紧缺

  自幼儿园开办以来,尹月娥从未得到过来自政府的扶持资金。让她焦虑的是,由于给老师的工资每月只有500~700元不等,造成老师流动性很大,最长的只待了半年。能来的老师文化程度都不高,有的甚至是初中以后就辍学的女孩。

  乡镇幼儿园也面临着师资不足的问题。由于有的乡镇无学前教育教师编制,学前班只能从乡村小学临时调配教师担任幼儿教师;而在公办幼儿园中,大部分教师实质上是小学编制。

  民进云南省委的调研显示,学前教师短缺制约了学前教育事业的发展。

  提案中称:“云南25个边境县在园幼儿数199550人,教职工总数仅为15232人,按照《幼儿园班级规模及专任教师和保育员配备标准》,仍有4810人的缺口;师资质量不高,专业能力弱,特别是边境民族地区的幼儿园双语教师严重不足;边境地区教育培训体系不健全,教师培训针对性不强。”

  对此,民进云南省委建议对25个边境县村级幼教点需配备的幼儿教师,实行县级协调、地州统招、本地优先,对外公开招聘。

  李志农在给当地政府的咨询报告中也建议,要“充分考虑到不同区域教育基础条件的差异性,放宽对幼儿教师的编制限额及空编、缺编招录人员比例”。

  云南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近年来云南省学前教育事业发展迅速,但普惠性资源严重不足和投入滞后,学前教育仍是云南教育发展中的短板。

  为此,云南省向世界银行贷款5000万美元用于农村学前教育发展。同时,将新增幼儿教师编制,用于招聘专任教师、安排小学转岗教师、实施幼儿教师特岗计划和高校毕业生三支一扶计划,重点补充乡、村两级幼儿园;对长期在农村幼儿园工作的教师,在职务(职称)评聘、乡村教师生活补助、农村学校教师周转宿舍等方面给予倾斜。

  值得关注的是,在1月25日召开的云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写进了该省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报告称,2018年,将“突出抓好农村义务教育,完成‘全面改薄’任务,对88个贫困县的‘改薄’投入全部由省财政负责”。

责任编辑:周灵

相关新闻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