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要闻 > 正文

代表委员声音:为教师减负,我们可以这样做

作者:解成君 黄浩 发布时间:2021-03-11 来源: 江苏教育报微信公众号

  教师减负一直是备受关注的话题。2019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专门印发《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目前,全国各省份基本都出台了教师减负清单,对减负内容有了进一步细化。如何理性看待教师负担?社会各界如何真正为教师减负?3月7日,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接受了《中国教师报》的线上采访。

  教师负担从何而来

  中国教师报:教师减负一直是备受关注的话题,现实中教师常常面临因为负担太重,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研究教学的境况,请问您如何看当前教师所面临的各种忙碌?

  葛道凯:今天讨论教师减负,第一个要明确的是,这里说的负担是什么、怎么认识。理性的负担观不是说教师不要工作任务和压力,而是要保持合理的工作任务和有效的专业压力,真正尊重教师工作的专业性,让教师有足够时间和空间实现专业发展,将职业追求、精神追求以及相应的物质追求转化为提升专业素养和育人能力的内在力量。

  这里有两层含义:一方面,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中,“园丁精神”“蜡烛精神”等是宝贵的精神财富,而且在新时代也在不断充实新的内涵,教师的奋斗精神和敬业精神应当继续弘扬;另一方面,教师负担过重是当下教师队伍建设中面临的难问题、真问题,教师在教书育人之外确实也承担了许多与教学科研无关、或看似与教学科研有关,实际上对教学科研没有或很少有促进作用的事务。

  我曾经就这一问题专门进行多次调研。从调研的情况看,当前教师面临的压力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教师承担了一部分社会性事务,这些事务与教育教学科研关系不大,甚至是教育、学校以外的事务,如街道、社区安排的流动人口管理、治安协管等行政任务;二是一些占用了大量时间的任务性工作,比如检查、会议等,有的让教师焦头烂额;三是一些评价工作给教师带来了不小的负担,如有些教师基于职称、薪酬等需要忙于论文、课题、奖项、项目等;四是一些过重的教育教学工作、过高的升学要求等带给教师的心理负担,面对家长、社会的高期待,教师付出了一些超负荷的时间和精力。

  作为教育行政部门,对于上述这些情况要认真分析、研判,把科学的政策设计与实际问题对接好,厘清教师的职责边界,努力使出台的制度能够落到实处。

  唐江澎:教师负担有各种表现形态,在不同类型学校、不同学段表现的形式可能不一样。我觉得现在教师的主要负担是四个方面:一是名目多,二是要求高,三是材料繁,四是催交紧。有时候星期五上午布置下来的任务,第二天就让上交材料,要完成这些内容相当不容易。

  还有,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中,由于教学评价方式还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对于高中教师来说最直接、最重的压力还是来自对教学业绩的评价,这种评价不是来自学校或者教育行政部门,而是来自教育生态当中的方方面面,有时候成为教师的“不能承受之重”。

  “真刀真枪”将减负落到实处

  中国教师报:最近,不少地方出台了教师减负文件,葛厅长可否介绍一下江苏的教师减负经验与亮点?

  葛道凯:去年11月,江苏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通知》,以正面清单的形式大幅度减轻教师负担,江苏教育系统正据此进一步推动教师减负工作。主要举措有五个方面。

  举措一,集中清理,大幅度减少原有负担。对标中央提出的“确保对中小学校和教师的督查检查评比考核事项在现有基础上减少50%以上”要求,江苏提出“能取消的坚决取消、能合并的一律合并、能简化的尽量简化、能信息共享的不重复进行”的“四能”清理原则,在省级层面梳理出涉及中小学和教师的督查检查评比考核创建活动事项44项,精简至12项,在现有基础上减少72%,应该说超额落实了中央要求。

  举措二,聚焦重点,实化减负要求。围绕中央文件提出的减负内容,江苏逐条对照,从督评考创、社会事务进校园、教师抽调借用和报表填写四个方面提出明确要求。对重症顽疾明令禁止,比如严禁向中小学摊派无关事务,对教师抽调借用、报表填写等事项进行严格管理,对社会性事务要统筹安排,力争减在“痛点”。

  举措三,创新性编制“白名单”。对于可以进入校园的督查、检查、评比、考核、创建事项,江苏制定了一份清单,共有12个项目,同时明确未纳入减负清单的事项一律不得开展,形成鲜明的正向引导。据了解,在各省已出台的落实文件中,编制“白名单”的做法目前还是唯一。

  举措四,整合平台,显著减少数据填报工作量。进一步优化全省各类教育管理信息系统,做到一次采集、多次使用,形成全省统一的教育管理数据交换与共享体系。能直接从系统调用的数据不得要求教师重复填报。

  举措五,严格规范涉及中小学教师的有关报表填写工作。除统计部门外,其他部门开展涉及中小学和教师的教育统计工作,须经同级统计部门审批。同时,优化职称评审、课题申报、评比表彰、教师资格认定和定期注册等报送手续,简化流程,让信息多跑路,让教师少跑腿。

  这五条措施,从学校和教师的反馈来看,效果不错。媒体也纷纷评价江苏“动真格了”。下一步,我们将跟进落实,并把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工作纳入教育督导内容。对于“白名单”,也将根据实际情况定期更新、动态调整、总量不增。

  中国教师报:现实情况总让我们感觉“为什么减负实践起来这么难”,在体制机制方面究竟存在着哪些难点需要突破?

  葛道凯:教师的不合理负担是多年积累造成的,有一定的复杂性。之所以难于解决,涉及多个方面,既有政绩观的原因,也有教育系统自身原因,还有治理体系不完善和治理能力不够强等深层次原因。

  比如,造成教师负担重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长期以来对基层学校多头管理,学校的“婆婆”“妈妈”很多,这样既捆住了校长的手脚,又增添了教师不少负担。

  为教师减负,虽然涉及的政策因素非常复杂,但有几个基本的要点。

  要点一,必须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推行管办评分离,确立新型的政校关系,建立部门和学校的责任清单,明晰相应的权利边界和责任界限,明确教师的责任、权利和义务。

  要点二,要探索改革教师评价的方式,特别是教师职称制度和薪酬制度改革还有待进一步深化,教师还没有完全从外在、形式化、功利性的“唯论文、唯帽子”中解放出来。

  要点三,学业评价制度需要进一步探索,如何通过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建立和完善评价体系,需要持续推进。

  当然,我们的教育管理方式也需要进一步完善,政府及其组成部门以及学校的行政部门等,都要为教师专业发展创造环境和生态,让校长安静办学、让教师安静教书。

  目前,我们正加快制订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的江苏实施方案,并研制相关配套文件和政策清单,目标就是要坚决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我们不断深化体制改革与机制创新,系统探索相关制度安排。

  唐江澎:对学校来说,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能够推进一些什么样的改革,其实是要认真进行思考和谋划的。

  我觉得学校可以做三方面工作。一是整体设计学校的工作推进机制,比如我们学校以项目制为主推进学校工作,通过项目让教师充分参与到学校各项工作中。教师有自己的职权、目标、任务,可以独立地按照自己设计好的方式来工作,如此教师工作积极性就大一些,压力就小一些,受条条框框的制约也就少一些。

  二是学校在整体行政运作过程当中要以高效为目标,我们学校形成了目标—考核—反馈的体系,特别是增加了验核机制,通过验核要点来判断工作目标的达成,许多工作可以去看现场看实效,这样就减少了不必要的环节。

  三是做好外来事务的合并归类、精简优化工作。我经常说,我们许多部门的工作其实可以整合进一个筐里去,做一件事情就能够实现多样需求,这样我们的实际工作负担就会轻一点。

  改变评价观,破解教师减负的“悖论”

  中国教师报:除了来自学校、家长、学生的压力,现在教师面临的社会压力也很大。尤其是在自媒体高度发达的时代,任何一点儿小事都有可能在网络上被放大和发酵。我们如何应对这种挑战?

  葛道凯:教育涉及千家万户。这几年参加全国两会,一个深切的感受就是,每年教育总是大家集中讨论的热点之一。经常有些事一旦跟教育扯上关系,就很容易成为舆论中心。这反映了社会对教育的高度关注和高度期待。

  教育承担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也承载了一个家庭的希望,而教师是其中的关键角色。因此,出于对孩子成长成才的高期待,社会在整体上对教师的道德要求和专业要求也比较高。很多研究发现,多数教师并不会因为承担过多的教学和教研工作而感到劳累,他们认为这是教师必备的专业精神和职业操守。而教师们通常认为,最难减的负担是家长和社会对教师的期待。现实中存在这么一组矛盾:一面是家长觉得教师不作为,另一面是教师不堪重负。

  要改变这种“悖论”,需要推动全社会实现一系列观念的转变,切实转变教育政绩观和教育质量观,特别是不能唯考试是从、以分数论英雄,落入应试教育的窠臼。对家长来说,要树立“适合的教育”理念,让孩子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从教育部门而言,我们要推动各级各类教育纵向衔接、横向沟通,逐步形成促进学生个性化发展和多通道成才的立交桥,满足学生多样化的发展需求,从而让每个孩子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恰当回应家长对教育的期待。

  在当下这个时代,我们更应理解教育的重要地位和教师的特殊使命,尊重教师工作的独特性和专业性,让教师过有尊严的专业生活,并能在研究、探索、创新实践中感受到自我实现的幸福,感受到教书育人的快乐。

  唐江澎:我觉得这不是学校所单独面临的一个问题,自媒体时代,任何单位任何人都可能会面对这样的问题。教师应该把握几条基本原则,一是要以真诚的爱心去对待学生、家长,不功利,不以孩子一时的成绩高下对孩子青白有别,不因孩子家庭出身的不同对孩子冷暖不同;二是要大度、包容,我们的心里要能装得下活泼生长的个性,以情换情,以心换心。我们学校教师办公室墙上有这样一句话:“假如是我的孩子,假如我是孩子……”我们期待教师以这样的角度去思考和处理问题。我还常常给班主任讲“班主任的品牌就是学校的品牌,班主任的故事就是学校教育的故事”,班主任如果能够赢得所有学生和家长的尊重,我们的教育就不会走偏。

  因此,我觉得如果教师拿出真心真情,我们也可以获得应对危机的一种底气。如果师生之间感情是对立的,教师和家长的关系是紧张的,如果家长对学校的整体教育是持怀疑和不满意态度的,这个时候任何一个小事件都可能引起轩然大波,处理起来就相当麻烦了。所以,这是一所学校长期的情感积累、投入的结果,不是简单的危机公关能处理的。

  中国教师报:面对社会的期待,减负不是降低教师的工作要求和标准,能给我们教师提一点建议吗?

  葛道凯:3月6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时强调,“教师是教育工作的中坚力量,有高质量的教师才会有高质量的教育”,这句话让我们深受鼓舞。切实减轻教师负担对于教育内涵发展,对于教育现代化建设意义重大,各级党委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朋友,让我们携起手来抓好落实,切实把减轻教师负担落到实处。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前面我们讨论的内容是当前减轻教师负担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但并不是问题的全部。现实中还存在另一种情况,这就是由于教师资源短缺,在岗教师不得不付出超负荷的时间和精力保证工作质量。针对后一种情况,江苏主要通过两方面的措施来解决。

  措施一,大幅度增加新教师招聘数量,缓解教师数量紧张局面。去年,各地用于教师招聘的编制计划数显著增加。一些地区还试点开展人员编制备案制管理,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多渠道补足教师缺口。

  措施二,改进招聘方式,努力提高新教师来源质量。比如,变被动为主动,用人单位采取直接到大学招聘的方式抢先吸引优秀毕业生从事教师职业。

  我们相信,通过完善体制机制,教师负担得到切实减轻后,广大教师会把更多时间、更多精力聚焦在教书育人的使命上,不断提升个人的专业综合素质,以更科学和更有效的方式方法来教育学生,教育教学质量必将稳步提升。

  来源:中国教师报
  作者:解成君 黄浩
  微信编辑:陈思洋

责任编辑:陈路

代表委员声音:为教师减负,我们可以这样做
发布时间:2021-03-11   
来       源:江苏教育报微信公众号  

  教师减负一直是备受关注的话题。2019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专门印发《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目前,全国各省份基本都出台了教师减负清单,对减负内容有了进一步细化。如何理性看待教师负担?社会各界如何真正为教师减负?3月7日,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接受了《中国教师报》的线上采访。

  教师负担从何而来

  中国教师报:教师减负一直是备受关注的话题,现实中教师常常面临因为负担太重,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研究教学的境况,请问您如何看当前教师所面临的各种忙碌?

  葛道凯:今天讨论教师减负,第一个要明确的是,这里说的负担是什么、怎么认识。理性的负担观不是说教师不要工作任务和压力,而是要保持合理的工作任务和有效的专业压力,真正尊重教师工作的专业性,让教师有足够时间和空间实现专业发展,将职业追求、精神追求以及相应的物质追求转化为提升专业素养和育人能力的内在力量。

  这里有两层含义:一方面,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中,“园丁精神”“蜡烛精神”等是宝贵的精神财富,而且在新时代也在不断充实新的内涵,教师的奋斗精神和敬业精神应当继续弘扬;另一方面,教师负担过重是当下教师队伍建设中面临的难问题、真问题,教师在教书育人之外确实也承担了许多与教学科研无关、或看似与教学科研有关,实际上对教学科研没有或很少有促进作用的事务。

  我曾经就这一问题专门进行多次调研。从调研的情况看,当前教师面临的压力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教师承担了一部分社会性事务,这些事务与教育教学科研关系不大,甚至是教育、学校以外的事务,如街道、社区安排的流动人口管理、治安协管等行政任务;二是一些占用了大量时间的任务性工作,比如检查、会议等,有的让教师焦头烂额;三是一些评价工作给教师带来了不小的负担,如有些教师基于职称、薪酬等需要忙于论文、课题、奖项、项目等;四是一些过重的教育教学工作、过高的升学要求等带给教师的心理负担,面对家长、社会的高期待,教师付出了一些超负荷的时间和精力。

  作为教育行政部门,对于上述这些情况要认真分析、研判,把科学的政策设计与实际问题对接好,厘清教师的职责边界,努力使出台的制度能够落到实处。

  唐江澎:教师负担有各种表现形态,在不同类型学校、不同学段表现的形式可能不一样。我觉得现在教师的主要负担是四个方面:一是名目多,二是要求高,三是材料繁,四是催交紧。有时候星期五上午布置下来的任务,第二天就让上交材料,要完成这些内容相当不容易。

  还有,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中,由于教学评价方式还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对于高中教师来说最直接、最重的压力还是来自对教学业绩的评价,这种评价不是来自学校或者教育行政部门,而是来自教育生态当中的方方面面,有时候成为教师的“不能承受之重”。

  “真刀真枪”将减负落到实处

  中国教师报:最近,不少地方出台了教师减负文件,葛厅长可否介绍一下江苏的教师减负经验与亮点?

  葛道凯:去年11月,江苏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通知》,以正面清单的形式大幅度减轻教师负担,江苏教育系统正据此进一步推动教师减负工作。主要举措有五个方面。

  举措一,集中清理,大幅度减少原有负担。对标中央提出的“确保对中小学校和教师的督查检查评比考核事项在现有基础上减少50%以上”要求,江苏提出“能取消的坚决取消、能合并的一律合并、能简化的尽量简化、能信息共享的不重复进行”的“四能”清理原则,在省级层面梳理出涉及中小学和教师的督查检查评比考核创建活动事项44项,精简至12项,在现有基础上减少72%,应该说超额落实了中央要求。

  举措二,聚焦重点,实化减负要求。围绕中央文件提出的减负内容,江苏逐条对照,从督评考创、社会事务进校园、教师抽调借用和报表填写四个方面提出明确要求。对重症顽疾明令禁止,比如严禁向中小学摊派无关事务,对教师抽调借用、报表填写等事项进行严格管理,对社会性事务要统筹安排,力争减在“痛点”。

  举措三,创新性编制“白名单”。对于可以进入校园的督查、检查、评比、考核、创建事项,江苏制定了一份清单,共有12个项目,同时明确未纳入减负清单的事项一律不得开展,形成鲜明的正向引导。据了解,在各省已出台的落实文件中,编制“白名单”的做法目前还是唯一。

  举措四,整合平台,显著减少数据填报工作量。进一步优化全省各类教育管理信息系统,做到一次采集、多次使用,形成全省统一的教育管理数据交换与共享体系。能直接从系统调用的数据不得要求教师重复填报。

  举措五,严格规范涉及中小学教师的有关报表填写工作。除统计部门外,其他部门开展涉及中小学和教师的教育统计工作,须经同级统计部门审批。同时,优化职称评审、课题申报、评比表彰、教师资格认定和定期注册等报送手续,简化流程,让信息多跑路,让教师少跑腿。

  这五条措施,从学校和教师的反馈来看,效果不错。媒体也纷纷评价江苏“动真格了”。下一步,我们将跟进落实,并把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工作纳入教育督导内容。对于“白名单”,也将根据实际情况定期更新、动态调整、总量不增。

  中国教师报:现实情况总让我们感觉“为什么减负实践起来这么难”,在体制机制方面究竟存在着哪些难点需要突破?

  葛道凯:教师的不合理负担是多年积累造成的,有一定的复杂性。之所以难于解决,涉及多个方面,既有政绩观的原因,也有教育系统自身原因,还有治理体系不完善和治理能力不够强等深层次原因。

  比如,造成教师负担重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长期以来对基层学校多头管理,学校的“婆婆”“妈妈”很多,这样既捆住了校长的手脚,又增添了教师不少负担。

  为教师减负,虽然涉及的政策因素非常复杂,但有几个基本的要点。

  要点一,必须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推行管办评分离,确立新型的政校关系,建立部门和学校的责任清单,明晰相应的权利边界和责任界限,明确教师的责任、权利和义务。

  要点二,要探索改革教师评价的方式,特别是教师职称制度和薪酬制度改革还有待进一步深化,教师还没有完全从外在、形式化、功利性的“唯论文、唯帽子”中解放出来。

  要点三,学业评价制度需要进一步探索,如何通过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建立和完善评价体系,需要持续推进。

  当然,我们的教育管理方式也需要进一步完善,政府及其组成部门以及学校的行政部门等,都要为教师专业发展创造环境和生态,让校长安静办学、让教师安静教书。

  目前,我们正加快制订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的江苏实施方案,并研制相关配套文件和政策清单,目标就是要坚决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我们不断深化体制改革与机制创新,系统探索相关制度安排。

  唐江澎:对学校来说,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能够推进一些什么样的改革,其实是要认真进行思考和谋划的。

  我觉得学校可以做三方面工作。一是整体设计学校的工作推进机制,比如我们学校以项目制为主推进学校工作,通过项目让教师充分参与到学校各项工作中。教师有自己的职权、目标、任务,可以独立地按照自己设计好的方式来工作,如此教师工作积极性就大一些,压力就小一些,受条条框框的制约也就少一些。

  二是学校在整体行政运作过程当中要以高效为目标,我们学校形成了目标—考核—反馈的体系,特别是增加了验核机制,通过验核要点来判断工作目标的达成,许多工作可以去看现场看实效,这样就减少了不必要的环节。

  三是做好外来事务的合并归类、精简优化工作。我经常说,我们许多部门的工作其实可以整合进一个筐里去,做一件事情就能够实现多样需求,这样我们的实际工作负担就会轻一点。

  改变评价观,破解教师减负的“悖论”

  中国教师报:除了来自学校、家长、学生的压力,现在教师面临的社会压力也很大。尤其是在自媒体高度发达的时代,任何一点儿小事都有可能在网络上被放大和发酵。我们如何应对这种挑战?

  葛道凯:教育涉及千家万户。这几年参加全国两会,一个深切的感受就是,每年教育总是大家集中讨论的热点之一。经常有些事一旦跟教育扯上关系,就很容易成为舆论中心。这反映了社会对教育的高度关注和高度期待。

  教育承担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也承载了一个家庭的希望,而教师是其中的关键角色。因此,出于对孩子成长成才的高期待,社会在整体上对教师的道德要求和专业要求也比较高。很多研究发现,多数教师并不会因为承担过多的教学和教研工作而感到劳累,他们认为这是教师必备的专业精神和职业操守。而教师们通常认为,最难减的负担是家长和社会对教师的期待。现实中存在这么一组矛盾:一面是家长觉得教师不作为,另一面是教师不堪重负。

  要改变这种“悖论”,需要推动全社会实现一系列观念的转变,切实转变教育政绩观和教育质量观,特别是不能唯考试是从、以分数论英雄,落入应试教育的窠臼。对家长来说,要树立“适合的教育”理念,让孩子选择适合自己的道路。从教育部门而言,我们要推动各级各类教育纵向衔接、横向沟通,逐步形成促进学生个性化发展和多通道成才的立交桥,满足学生多样化的发展需求,从而让每个孩子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恰当回应家长对教育的期待。

  在当下这个时代,我们更应理解教育的重要地位和教师的特殊使命,尊重教师工作的独特性和专业性,让教师过有尊严的专业生活,并能在研究、探索、创新实践中感受到自我实现的幸福,感受到教书育人的快乐。

  唐江澎:我觉得这不是学校所单独面临的一个问题,自媒体时代,任何单位任何人都可能会面对这样的问题。教师应该把握几条基本原则,一是要以真诚的爱心去对待学生、家长,不功利,不以孩子一时的成绩高下对孩子青白有别,不因孩子家庭出身的不同对孩子冷暖不同;二是要大度、包容,我们的心里要能装得下活泼生长的个性,以情换情,以心换心。我们学校教师办公室墙上有这样一句话:“假如是我的孩子,假如我是孩子……”我们期待教师以这样的角度去思考和处理问题。我还常常给班主任讲“班主任的品牌就是学校的品牌,班主任的故事就是学校教育的故事”,班主任如果能够赢得所有学生和家长的尊重,我们的教育就不会走偏。

  因此,我觉得如果教师拿出真心真情,我们也可以获得应对危机的一种底气。如果师生之间感情是对立的,教师和家长的关系是紧张的,如果家长对学校的整体教育是持怀疑和不满意态度的,这个时候任何一个小事件都可能引起轩然大波,处理起来就相当麻烦了。所以,这是一所学校长期的情感积累、投入的结果,不是简单的危机公关能处理的。

  中国教师报:面对社会的期待,减负不是降低教师的工作要求和标准,能给我们教师提一点建议吗?

  葛道凯:3月6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时强调,“教师是教育工作的中坚力量,有高质量的教师才会有高质量的教育”,这句话让我们深受鼓舞。切实减轻教师负担对于教育内涵发展,对于教育现代化建设意义重大,各级党委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朋友,让我们携起手来抓好落实,切实把减轻教师负担落到实处。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前面我们讨论的内容是当前减轻教师负担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但并不是问题的全部。现实中还存在另一种情况,这就是由于教师资源短缺,在岗教师不得不付出超负荷的时间和精力保证工作质量。针对后一种情况,江苏主要通过两方面的措施来解决。

  措施一,大幅度增加新教师招聘数量,缓解教师数量紧张局面。去年,各地用于教师招聘的编制计划数显著增加。一些地区还试点开展人员编制备案制管理,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多渠道补足教师缺口。

  措施二,改进招聘方式,努力提高新教师来源质量。比如,变被动为主动,用人单位采取直接到大学招聘的方式抢先吸引优秀毕业生从事教师职业。

  我们相信,通过完善体制机制,教师负担得到切实减轻后,广大教师会把更多时间、更多精力聚焦在教书育人的使命上,不断提升个人的专业综合素质,以更科学和更有效的方式方法来教育学生,教育教学质量必将稳步提升。

  来源:中国教师报
  作者:解成君 黄浩
  微信编辑:陈思洋

责任编辑:陈路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