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派教育 > 执教感悟 > 正文

不一样的愚人节

作者:诸士金 发布时间:2021-01-13 来源: 江苏教育报

  ■南京市六合区横梁初级中学 诸士金

  作为教师的我,平时一贯严厉,孩子们都惧我三分。我也总是得意于自己的师严。但那一年的4月1日,改变了我的为师观。

  早晨,我刚把车子停到学校的停车场,班上的小调皮小A就气喘吁吁地立在了车门前。“老师,快……快……”我以为班里出了事儿,丢下小调皮,直奔班级。从窗户看过去,教室里似乎没人。门也是掩着的,门口散落着一地的作业本。隔壁班的几个孩子探出头看着。我的心“砰砰”地跳着。情急之下,我紧跑了几步,差点跌倒。推开门的一刹那,那开门的手感让我本能地抬头往上看,迎面落下的脸盆和里面装着的粉笔灰将我盖了个正着。我的耳边响起了孩子们高声的哄笑。我被捉弄了!“谁?!”我顺手摘下脸盆,砸在地上,抹了抹脸上的粉笔灰,看见了一屋子躲在后面的学生。随着我的霹雳之声,配合着脸盆砸地的“咣当”声,我看到了学生们脸上僵住的笑容和紧接着流露出的惊恐。不知道是哪一个先回到座位上,其他人也一个接一个低着头、默声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片刻的宁静中,只听到我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但这片刻的宁静又很快被外面的一声大笑打破:“哈哈,老师你跑不了啦,你——”是小调皮,他刚跑到教室门口,还不知道情况。我正没处发泄怒火,忍不住冲他吼道:“小A,你到学校来干吗的?你父母教你这样不尊重师长的吗?你在侮辱老师,你知道吗?”我越说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随着我激动的嗓门,隔壁班的几个孩子都把头缩了回去,而我班的孩子更是没一个敢抬头。小A也早没有了之前的兴奋,取而代之的是泪流满面。他们静静地听着我狂风般的怒吼。不知道校长何时站在教室外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拾起脸盆的,在他拍拍我肩膀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了。

  我顺势和校长走出了教室。校长似乎知道了什么,没有问我一句,我也不愿意这时候和他说什么。我点了小A到办公室,让他写下整个事情的过程,自己埋头备课。接下来是长时间的无语。“写好了吗?”“嗯。”他递了过来。没有看到内容,只远远地看到两行不到的句子的那一刻,我的火又上来了。“写了半天就这么点?”我扯下他手中的纸喊道。“老师,我们错了。今天是愚人节,您答应今天给我们捉弄的。我们只想让您和我们开心一下。您天天那么严肃,我们也不敢逗您。老师,我们下次不再这样做了。”听到“今天是愚人节”时,我的脸火辣辣的。我想起来,我答应过他们,这个愚人节与他们同乐……

  我静静地看着还有泪水的小A,摸摸他的头:“不,是老师错了,我忘记了今天是愚人节。老师不该冲你们发火。你到教室里去告诉他们,我这就过去。你们再来一次,把盆放在门上面。”小A诧异地看着我,忘记了刚刚流下的泪水,又快乐地跑开了。我泡了杯茶,看着放在椅子上的还没有擦掉粉笔灰的衣服,心里充满了愧疚。差不多了,我穿上衣服直奔教室。孩子们坐得齐齐的,一脸严肃。“不是吧,他们被我伤害得不敢再做了?”我推开门,头也不抬,等着落下的脸盆,可是手感告诉我,上面没有东西。“糟糕,孩子们真的被我吓着了。”我走上讲台。班长站了起来:“老师,今天我们不过节了,对不起。”“不,是我错了,对不起大家,还冲大家发火。”“不,老师,我们错了。”他们一起回答。这下将了我的军了。“我失信在先,不问缘由发火在后,是我不对。”“老师,我们把想说的话放在了心愿箱里。”心愿箱是我和孩子们沟通的一个平台,早先他们可以通过它把意见和心里话对我说。“好好,你们对我有意见,我接受。”我顺手打开了心愿箱。“砰”的一声,蹦出了一个玩具拳头,我本能地往后一个躲闪。“哈哈,老师又被骗了!”“我说吧,不要再放脸盆,换个形式的。”……全班“炸”了起来,全无刚才的严肃。这时,班长甩着马尾辫跑到我身边,递给我一张精致的卡片:“老师,您说学习很辛苦,我们也想辛苦中来点‘调料’。祝老师愚人节快乐!”

  看着他们嬉笑的脸庞,我也笑了。

责任编辑:陈路

下一篇:朴素的回归

不一样的愚人节
发布时间:2021-01-13   
来       源:江苏教育报  

  ■南京市六合区横梁初级中学 诸士金

  作为教师的我,平时一贯严厉,孩子们都惧我三分。我也总是得意于自己的师严。但那一年的4月1日,改变了我的为师观。

  早晨,我刚把车子停到学校的停车场,班上的小调皮小A就气喘吁吁地立在了车门前。“老师,快……快……”我以为班里出了事儿,丢下小调皮,直奔班级。从窗户看过去,教室里似乎没人。门也是掩着的,门口散落着一地的作业本。隔壁班的几个孩子探出头看着。我的心“砰砰”地跳着。情急之下,我紧跑了几步,差点跌倒。推开门的一刹那,那开门的手感让我本能地抬头往上看,迎面落下的脸盆和里面装着的粉笔灰将我盖了个正着。我的耳边响起了孩子们高声的哄笑。我被捉弄了!“谁?!”我顺手摘下脸盆,砸在地上,抹了抹脸上的粉笔灰,看见了一屋子躲在后面的学生。随着我的霹雳之声,配合着脸盆砸地的“咣当”声,我看到了学生们脸上僵住的笑容和紧接着流露出的惊恐。不知道是哪一个先回到座位上,其他人也一个接一个低着头、默声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片刻的宁静中,只听到我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但这片刻的宁静又很快被外面的一声大笑打破:“哈哈,老师你跑不了啦,你——”是小调皮,他刚跑到教室门口,还不知道情况。我正没处发泄怒火,忍不住冲他吼道:“小A,你到学校来干吗的?你父母教你这样不尊重师长的吗?你在侮辱老师,你知道吗?”我越说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随着我激动的嗓门,隔壁班的几个孩子都把头缩了回去,而我班的孩子更是没一个敢抬头。小A也早没有了之前的兴奋,取而代之的是泪流满面。他们静静地听着我狂风般的怒吼。不知道校长何时站在教室外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拾起脸盆的,在他拍拍我肩膀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了。

  我顺势和校长走出了教室。校长似乎知道了什么,没有问我一句,我也不愿意这时候和他说什么。我点了小A到办公室,让他写下整个事情的过程,自己埋头备课。接下来是长时间的无语。“写好了吗?”“嗯。”他递了过来。没有看到内容,只远远地看到两行不到的句子的那一刻,我的火又上来了。“写了半天就这么点?”我扯下他手中的纸喊道。“老师,我们错了。今天是愚人节,您答应今天给我们捉弄的。我们只想让您和我们开心一下。您天天那么严肃,我们也不敢逗您。老师,我们下次不再这样做了。”听到“今天是愚人节”时,我的脸火辣辣的。我想起来,我答应过他们,这个愚人节与他们同乐……

  我静静地看着还有泪水的小A,摸摸他的头:“不,是老师错了,我忘记了今天是愚人节。老师不该冲你们发火。你到教室里去告诉他们,我这就过去。你们再来一次,把盆放在门上面。”小A诧异地看着我,忘记了刚刚流下的泪水,又快乐地跑开了。我泡了杯茶,看着放在椅子上的还没有擦掉粉笔灰的衣服,心里充满了愧疚。差不多了,我穿上衣服直奔教室。孩子们坐得齐齐的,一脸严肃。“不是吧,他们被我伤害得不敢再做了?”我推开门,头也不抬,等着落下的脸盆,可是手感告诉我,上面没有东西。“糟糕,孩子们真的被我吓着了。”我走上讲台。班长站了起来:“老师,今天我们不过节了,对不起。”“不,是我错了,对不起大家,还冲大家发火。”“不,老师,我们错了。”他们一起回答。这下将了我的军了。“我失信在先,不问缘由发火在后,是我不对。”“老师,我们把想说的话放在了心愿箱里。”心愿箱是我和孩子们沟通的一个平台,早先他们可以通过它把意见和心里话对我说。“好好,你们对我有意见,我接受。”我顺手打开了心愿箱。“砰”的一声,蹦出了一个玩具拳头,我本能地往后一个躲闪。“哈哈,老师又被骗了!”“我说吧,不要再放脸盆,换个形式的。”……全班“炸”了起来,全无刚才的严肃。这时,班长甩着马尾辫跑到我身边,递给我一张精致的卡片:“老师,您说学习很辛苦,我们也想辛苦中来点‘调料’。祝老师愚人节快乐!”

  看着他们嬉笑的脸庞,我也笑了。

责任编辑:陈路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