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派教育 > 执教感悟 > 正文

评语写作:目中有人,心中有爱

作者:吴寿健 发布时间:2021-01-13 来源: 江苏教育报

  ■淮安外国语学校 吴寿健

  子曰:“赠人以言,重于珠玉;伤人以言,甚于剑戟。”操行评语是一种特殊的语言表达形式,是班主任对学生阶段性成长的综合评价。评语的教育功能和激励作用是潜在的,它既是家校联结的重要桥梁,又是师生沟通的有效途径,还对学生的未来发展起着一定的导向作用。因此,把好评语关是班主任的一门必修课。

  评语要摒弃刻板的话语方式,打造一种温馨而有人文关怀的沟通形式。记得我们做学生的时候,打开成绩单(素质报告书、成绩报告书等),称呼几乎都是“该生”如何如何,怎么读都觉得师生之间存在着一道无形的鸿沟,似乎教师是站在高处对学生耳提面命。那么,我们究竟该以怎样的话语方式介入呢?

  称呼,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我们心灵的天平上放上“平等”二字就对了。比如,称学生的小名,清清、小佑什么的,一下子就把你和学生的心拉到同一原点,学生会感受到如父母般的温暖。又比如,以学生在班里担任的某一职务来称呼,像班长、团支书、语文科代表等,学生读了之后会感到自己所做的一切被肯定,有一种成就感。细小处传精神,千万别小看这轻轻的一声称呼,仔细研究起来,它的教育功能和心理学意义不可小觑。

  评语中的语言表达方式同样至关重要。语言是思想的外衣,是交际的工具。评语的语言表达不必像公文那样程式化,也不必像训人那样板着面孔。我们写评语时,可以用一种轻松的语调,像谈话一样,让学生感到亲切。由于受到字数的限制,因此我们在表达时,应当力求概括凝练,散文化一点。我们可以用排比句之类的句式行文,既整齐优美,也朗朗上口,容易让学生产生共鸣。比如我这样给一个学生下评语:“小佑,还记得你军训时手脚并用的场景吗?后来你却成为全班军姿最标准的一个。在日记中,你说‘原来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最棒的,就看我们是否去做’。小佑,谁也不会忘记在刺骨的寒风中,你高举着班旗带领大家迈着整齐的步伐进行晨跑的模样,班长夸你头领得好,你谦逊地说是大家配合得好。小佑,还记得那次你周末作业字写得很马虎,我批评了你,并在作业纸上写下‘字如人面’四个大字吗?后来,你的字写得认真工整,还附了一张反省书,以示决心。小佑,寒假就要来了,《边城》《老人与海》这两本名著值得一读。每天啃上8页、10页,再摘录点美词美句,写上百十来字的读书心得,既是一种提高,更是一种享受。”

  评语应拒绝空洞的说教,从“高大全”的模式走向生活细节。以往的评语中,空洞的字眼很多,从大处讲,这样的评语没有错误,但评语面对的是一个具体的教育对象,如果空洞说教,就会显得苍白无力。

  打动人的往往是细节——那些关乎孩子生命个体成长的细节,比如演讲比赛中的甜美声音,运动会上的奋力冲刺,爱心捐助时的积极参与,第一次叠被子时的滑稽尴尬,担任升旗手时的自豪模样,值日时的认真细致等。生活是由细节构成的,班主任如果通过评语把这些细节进行“艺术回放”,实际上是在帮助学生回忆和梳理。学生读到这样的文字,会有一种亲切和感动,也会有一种警策和反思。因为他们是在读自己,是在别人的眼里重新审视自己。

  这样看来,班主任平时得做一个有心人,以各种方式,包括声音、图片、文字等记录下学生成长的历程,为每个学生建一个“成长档案”。只有这样,我们在写评语时,才能言之有物,下笔有“神”。

  评语应反对一味地批评指责甚至是挖苦,应体现鼓励和赏识的人文理念。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曾将人类的需要分为五个层次: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这表明,每个人都希望得到他人的尊重和认可,得到别人的肯定性评价。作为班主任,我们应该像皮格马利翁迷恋少女雕像那样去赏识学生。社会心理学中有一种现象叫“阿伦森效应”,其要旨是:人们总是喜欢褒奖不断增加,批评不断减少。

  我曾经教过这样一个学生,她个性开朗,人际关系和谐,可就是学习习惯不好,成绩一直在中下游徘徊。针对她的实际情况,我在评语中这样写道:“热情奔放的你是班级旋律中一个跳动的音符,你的真诚和热情赢得了老师和同学们的口碑。只要你能在学习上与马虎、粗心等不良习惯挥手告别,相信你的大名一定会出现在班级优秀学生的名单中。”这篇带有赏识与激励意味的谈心式评语如一颗石子,在那名女生心中溅起阵阵涟漪。她在后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我反复阅读这则评语,眼睛湿润了。‘马虎’‘粗心’这些无形的魔鬼,我一定要打败它们,一定,一定……”以后的学习中,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第二学期期中测评,她的成绩荣居班级前列。我正是通过平时的“望”“闻”“问”“切”,洞察幽微,适时而恰当地捕捉到了这名学生身上的闪光点,从而在评语中既满足了她的成就感,又激发了她的上进心。

  “罗森塔尔效应”启发我们:赏识和鼓励,不仅是一个人成长最强劲的动力,还是人际交流中最坚固的纽带。言为心声,言能传情。作为班主任,在写评语时切不可草率、马虎。那些“千篇一律”“挖苦讽刺”“空洞无物”的评语不仅起不到应有的教育作用,相反还会拉远师生间心灵的距离。著名教育家夏丏尊说过:“教育没有情感,没有爱,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赏识,就是一种最有效的表达爱的教育方式。

  评语要有指导性和建设性,让学生有努力和改进的方向。评语属于过程性评价,而不是结果定论,它最大的作用在于指导学生全面而正确地认识自己,从而为下一阶段的成长指明方向。班主任写评语通常是在寒假或暑假前,一般情况下,家长会引导孩子在放假期间有意无意地对照和执行评语中的部分内容。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通过评语这条路径做好科学且具体的指导呢?

  班主任在评语中给学生提建议时,要注意指导的个性化、具体化和可操作性。因为评语面对的只是一个教育个体,班主任只要就学生的具体情况开出“方子”就可以了。比如,这个学生书写不太好,可以建议他假期里抽点时间练练字;那个学生学习时心始终静不下来,可以要求他每天做一些静心方面的具体练习。总之,这样的指导要切合实际,操作性强,让学生觉得跳一跳能够得着。如果建议大而空,学生觉得遥不可及,则基本不会产生效果。

  苏霍姆林斯基说:“请你记住,教育——首先是关怀备至地、深思熟虑地、小心翼翼地触及年轻的心灵。”评语是小事,教育却是大事。让我们一起记住这句话,小心谨慎地对待写评语这件事,用心去写,目中有人,心中有爱,把教育做精做细,做到学生的心坎里。

责任编辑:陈路

下一篇:不一样的愚人节

评语写作:目中有人,心中有爱
发布时间:2021-01-13   
来       源:江苏教育报  

  ■淮安外国语学校 吴寿健

  子曰:“赠人以言,重于珠玉;伤人以言,甚于剑戟。”操行评语是一种特殊的语言表达形式,是班主任对学生阶段性成长的综合评价。评语的教育功能和激励作用是潜在的,它既是家校联结的重要桥梁,又是师生沟通的有效途径,还对学生的未来发展起着一定的导向作用。因此,把好评语关是班主任的一门必修课。

  评语要摒弃刻板的话语方式,打造一种温馨而有人文关怀的沟通形式。记得我们做学生的时候,打开成绩单(素质报告书、成绩报告书等),称呼几乎都是“该生”如何如何,怎么读都觉得师生之间存在着一道无形的鸿沟,似乎教师是站在高处对学生耳提面命。那么,我们究竟该以怎样的话语方式介入呢?

  称呼,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我们心灵的天平上放上“平等”二字就对了。比如,称学生的小名,清清、小佑什么的,一下子就把你和学生的心拉到同一原点,学生会感受到如父母般的温暖。又比如,以学生在班里担任的某一职务来称呼,像班长、团支书、语文科代表等,学生读了之后会感到自己所做的一切被肯定,有一种成就感。细小处传精神,千万别小看这轻轻的一声称呼,仔细研究起来,它的教育功能和心理学意义不可小觑。

  评语中的语言表达方式同样至关重要。语言是思想的外衣,是交际的工具。评语的语言表达不必像公文那样程式化,也不必像训人那样板着面孔。我们写评语时,可以用一种轻松的语调,像谈话一样,让学生感到亲切。由于受到字数的限制,因此我们在表达时,应当力求概括凝练,散文化一点。我们可以用排比句之类的句式行文,既整齐优美,也朗朗上口,容易让学生产生共鸣。比如我这样给一个学生下评语:“小佑,还记得你军训时手脚并用的场景吗?后来你却成为全班军姿最标准的一个。在日记中,你说‘原来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最棒的,就看我们是否去做’。小佑,谁也不会忘记在刺骨的寒风中,你高举着班旗带领大家迈着整齐的步伐进行晨跑的模样,班长夸你头领得好,你谦逊地说是大家配合得好。小佑,还记得那次你周末作业字写得很马虎,我批评了你,并在作业纸上写下‘字如人面’四个大字吗?后来,你的字写得认真工整,还附了一张反省书,以示决心。小佑,寒假就要来了,《边城》《老人与海》这两本名著值得一读。每天啃上8页、10页,再摘录点美词美句,写上百十来字的读书心得,既是一种提高,更是一种享受。”

  评语应拒绝空洞的说教,从“高大全”的模式走向生活细节。以往的评语中,空洞的字眼很多,从大处讲,这样的评语没有错误,但评语面对的是一个具体的教育对象,如果空洞说教,就会显得苍白无力。

  打动人的往往是细节——那些关乎孩子生命个体成长的细节,比如演讲比赛中的甜美声音,运动会上的奋力冲刺,爱心捐助时的积极参与,第一次叠被子时的滑稽尴尬,担任升旗手时的自豪模样,值日时的认真细致等。生活是由细节构成的,班主任如果通过评语把这些细节进行“艺术回放”,实际上是在帮助学生回忆和梳理。学生读到这样的文字,会有一种亲切和感动,也会有一种警策和反思。因为他们是在读自己,是在别人的眼里重新审视自己。

  这样看来,班主任平时得做一个有心人,以各种方式,包括声音、图片、文字等记录下学生成长的历程,为每个学生建一个“成长档案”。只有这样,我们在写评语时,才能言之有物,下笔有“神”。

  评语应反对一味地批评指责甚至是挖苦,应体现鼓励和赏识的人文理念。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曾将人类的需要分为五个层次: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这表明,每个人都希望得到他人的尊重和认可,得到别人的肯定性评价。作为班主任,我们应该像皮格马利翁迷恋少女雕像那样去赏识学生。社会心理学中有一种现象叫“阿伦森效应”,其要旨是:人们总是喜欢褒奖不断增加,批评不断减少。

  我曾经教过这样一个学生,她个性开朗,人际关系和谐,可就是学习习惯不好,成绩一直在中下游徘徊。针对她的实际情况,我在评语中这样写道:“热情奔放的你是班级旋律中一个跳动的音符,你的真诚和热情赢得了老师和同学们的口碑。只要你能在学习上与马虎、粗心等不良习惯挥手告别,相信你的大名一定会出现在班级优秀学生的名单中。”这篇带有赏识与激励意味的谈心式评语如一颗石子,在那名女生心中溅起阵阵涟漪。她在后来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我反复阅读这则评语,眼睛湿润了。‘马虎’‘粗心’这些无形的魔鬼,我一定要打败它们,一定,一定……”以后的学习中,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第二学期期中测评,她的成绩荣居班级前列。我正是通过平时的“望”“闻”“问”“切”,洞察幽微,适时而恰当地捕捉到了这名学生身上的闪光点,从而在评语中既满足了她的成就感,又激发了她的上进心。

  “罗森塔尔效应”启发我们:赏识和鼓励,不仅是一个人成长最强劲的动力,还是人际交流中最坚固的纽带。言为心声,言能传情。作为班主任,在写评语时切不可草率、马虎。那些“千篇一律”“挖苦讽刺”“空洞无物”的评语不仅起不到应有的教育作用,相反还会拉远师生间心灵的距离。著名教育家夏丏尊说过:“教育没有情感,没有爱,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赏识,就是一种最有效的表达爱的教育方式。

  评语要有指导性和建设性,让学生有努力和改进的方向。评语属于过程性评价,而不是结果定论,它最大的作用在于指导学生全面而正确地认识自己,从而为下一阶段的成长指明方向。班主任写评语通常是在寒假或暑假前,一般情况下,家长会引导孩子在放假期间有意无意地对照和执行评语中的部分内容。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通过评语这条路径做好科学且具体的指导呢?

  班主任在评语中给学生提建议时,要注意指导的个性化、具体化和可操作性。因为评语面对的只是一个教育个体,班主任只要就学生的具体情况开出“方子”就可以了。比如,这个学生书写不太好,可以建议他假期里抽点时间练练字;那个学生学习时心始终静不下来,可以要求他每天做一些静心方面的具体练习。总之,这样的指导要切合实际,操作性强,让学生觉得跳一跳能够得着。如果建议大而空,学生觉得遥不可及,则基本不会产生效果。

  苏霍姆林斯基说:“请你记住,教育——首先是关怀备至地、深思熟虑地、小心翼翼地触及年轻的心灵。”评语是小事,教育却是大事。让我们一起记住这句话,小心谨慎地对待写评语这件事,用心去写,目中有人,心中有爱,把教育做精做细,做到学生的心坎里。

责任编辑:陈路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33号  邮编:210036  

网站相关问题请发送邮件至help@jsenews.com

电话:86275776(报社相关),86275726(通联发行) 传真:025-86275721,86275777;技术支持:18761656745。

苏公网安备 32010602010084号, 苏ICP备09001380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010420

江苏教育报刊总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禁止转载